第八十章 反水

作者:月下微塵 | 發布時間:2019-10-12 08:38 |字數:2462

    自從烏雅氏過來攬月軒后,武秀寧明顯比從前來得更勤快了幾分,畢竟有姚嬤嬤坐陣,這攬月軒上上下下不說固若金湯,卻也井然有續。

    這讓武秀寧放心的同時,也更能將自己的心思放到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烏拉那拉氏沒了管家權,胤禛也明言不用晨昏定省,武秀寧等人自然不會自找沒趣,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,所以一時間后院變得安靜不少。

    倒是烏雅氏,自打從攬月軒回去之后,便直接果斷地動了手,據說齊嬤嬤已經病了幾日了,且病情越來越重,已經起不來床了。

    武秀寧見狀,也開始清理后院德妃的人手,雖然人數不多,卻十分繁雜,仔細一看才發現德妃的用心,上至管事,下至粗使,那是應有盡有,一個不小心,可不就是著道了還不知道自己被誰坑了么?

    要將這些人一網打盡是不可能,但是借機將幾個管事嬤嬤給擼掉卻不算大事,畢竟有姚嬤嬤在,武秀寧只要適時地找茬,再發發威,這事也就成了,畢竟姚嬤嬤這個忠仆可比烏拉那拉氏這個福晉看重后院子嗣多了。

    別說武秀寧只是處置幾個不得力的奴才,就是為此找其他妾侍的麻煩,姚嬤嬤不贊同歸不贊同,但一定會護著她,誰讓她肚子里揣著小崽子呢!

    這日,武秀寧窩在屋里盤算德妃的人還有多少需要處置,大部分得勢的都已經被她弄得邊緣化了,那些地位不高的,勿需武秀寧動手,只要瀾衣和綠蕪等人稍稍透露一些,自然會有人上趕著對付這些人來投誠。

    雖然武秀寧不一定會將這些人收歸已用,但是她心里比誰都清楚,這后院的水太深了,與其讓勢力劃分太明確,還不如混些墻頭草進去,只要能買通,就不會缺人手,更不會缺消息。

    不過礙于德妃的手段,武秀寧不好把事情做得太明顯,畢竟現在的她根本就不是德妃的對手,與其主動招惹對方,還不如先讓烏雅氏探一探德妃的底,畢竟那位的想法著實讓人難以接受,明明是母子卻比仇敵更不堪。

    她心里清楚德妃要針對的不是她們,而是胤禛,只是礙于她們都是胤禛的女人,所以才會有此一劫,如此,武秀寧不得不想辦法攪渾后院這一池水,她可沒忘記李氏可是德妃的御用打手之一呢!

    正想著,聽瀾衣說烏雅氏帶著齊嬤嬤求見,她不由地挑了挑眉,畢竟在此之前,她是真以為這齊嬤嬤是活不長的,卻不想都鬧到這份上了,這對主仆還能和平相處,真是前所未見!

    “讓她們進來。”李氏放下手里的書,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不管烏雅氏打著什么樣的主意,齊嬤嬤又玩了什么花樣,武秀寧都不擔心,畢竟她們合作歸合作,卻從未交心,更未顯露把柄,只要不中招,散了也不過就是散了,沒多大的損失,最多就是多花些力氣收拾殘局。

    等烏雅氏進來,武秀寧不自覺地收斂臉上的情緒,端坐在椅子上,等她的開口。

    烏雅氏因著同武秀寧身份相當,同面行平禮是禮貌,點頭示意也不算得罪,再加上默認合作的關系,倒也不像之前那般拘緊。

    “瀾衣,給烏雅姐姐上白水。”武秀寧輕聲吩咐一句,然后側頭看向烏雅氏道:“我原以為烏雅姐姐早就打定了主意,沒想到結果卻出乎我的意料!”

    烏雅氏見武秀寧不惱不怒一臉笑意的模樣,也不多做解釋,直接道:“我有我的難處,而且有齊嬤嬤在,總能拖住德妃娘娘一二,畢竟她的打算看似明確,可我們卻不知道她到底會做到哪一步,所以我不得不謹慎起鑒,畢竟這個孩子是我的第一個孩子,也可能是我最后一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把胤禛對自己的態度看得很清楚,心知她得寵的幾率不高,且這后院這么多的妾侍,以后還有源源不斷的新人,與其寄托以后,還不如保住現在擁有的。

    “烏雅姐姐源何會有這般念頭,爺雖然喜好明確,但很念舊情。”武秀寧眼底閃過一絲訝意,顯然是沒有想到烏雅氏會看破自己的處境。

    要說寵愛,她是成也烏雅敗也烏雅,且再有德妃這個攪屎棍在,她就算再老實,怕是也難以入胤禛的眼,畢竟這后院泯然于眾的從來都不只一個。

    “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。”烏雅氏笑了笑,一臉了然地道:“我今兒個過來是有事要同武妹妹商量。”

    武秀寧看著烏雅氏淡然的模樣,點了點頭道:“請說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本打算拖著德妃娘娘,直到我安全生產,可惜有些事情是不等人的,福晉失寵的事一傳到宮里,德妃就改了主意,從挑唆福晉和李側福晉相斗變成了打壓福晉扶李側福晉上位。”烏雅氏哪里不知道德妃的打算,她這是想通過李氏將后院緊緊地握在自己手上,可她忘了,李氏有野心,她們也不是杵著等人收拾的木頭。

    “主意不錯,可她忘了爺是什么性子。”武秀寧不只一次覺得德妃傻,明明機會就擺在她面前,她偏偏要越推越遠,甚至自行加戲為難自己,“再者,李側福晉可不是那種事事都順別人意的人,她也有自己的想法,而且大阿哥沒了,她一個側福晉,又有二子一女,本身就占著最大的優勢,憑什么要在這個時候為德妃所用?”

    “話雖如此,可武妹妹別忘了,這人都是有把柄,特別是與虎謀皮的人!”

    “烏雅妹妹說的是,不過有些事齊嬤嬤是不是得解釋解釋,畢竟一旦反水,能救你的就只有你自己。”武秀寧說著,不由地轉頭看向一直站在烏雅氏身后的齊嬤嬤。

    被點到名的齊嬤嬤不由抬起頭,目光對上武秀寧清澈的眼眸,直有種被看穿的感覺,一時也不好敷衍,很是老實地道:“武主子說的是,只是老奴并非娘娘身邊最得用的人,有些事還輪不到老奴知道,不過倒是有個新消息,李側福晉不能生了,這事是福晉下得手,也是娘娘故意放任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任?看來德妃娘娘在這后院的人手不少啊,至少除開咱們對付的那些,還有隱藏更深的,至少齊嬤嬤沒有交代完整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罷,這些人是誰我并不急著知道,我想知道是嬤嬤進府的真正原因?”瞇著眼,武秀寧雙眼緊緊地盯著齊嬤嬤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齊嬤嬤抬起頭,一臉詫異地看向武秀寧,似沒有想到她會問得這么直接!
微信關注: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,上一張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關推薦:寵妃翻身寶典無彈窗廣告,寵妃翻身寶典txt下載,寵妃翻身寶典

11选5中奖助手